天天色情,夜夜橾天天橾b在线观看,天天av,天天好逼,色欲天天天影视




渝州最大的當鋪永安當,占地百裏,但也不過是川東唐家控制的諾大産業中

的小小一個



「終于把活兒幹完了,該死的趙扒皮!可惡,食堂也沒飯了。」這個滿臉垂

頭喪氣的男孩名叫景天,19歲,是永安當的一名小夥計,要說他本來是能做個

衣食無憂的闊少,景天之父景逸本是上一任永安當大管事,無奈在景天8歲時,

大江(長江)鬧洪水,景逸不慎落水而溺亡,而新上任的大管事趙文昌本是唐家

錢莊的一個小管事,靠著拍馬賄賂唐家三少而被推薦接任大管事一職,他本性就

刻薄貪婪,上任後一邊斂財,一邊打壓原來景逸的親信,本來他要將舉目無親的

景天逐走,幸虧朝奉丁管事以前頗受景逸提攜而阻止趙文昌,可就這樣雖然平時

幹的多,每月利錢卻比他人更少。



「累死了,我要睡覺~」景天拖著疲憊的身子進了屋打著哈欠倒在了床上,

「呼~呼~」



半個時辰後,景天睡夢中聽見門有響聲。「什麽聲音?……有賊?!」



「哎呀!有人。」門口傳來一個稚嫩少女的聲音。「小偷!站住!」景天

連忙爬起來大聲喝道。「什麽!什麽!你說我是賊!你活得不耐煩了!」黑暗中

景天隻見少女一腳朝自己胸口踢來。景天來不及反應,小腹陣陣劇痛。「啊!你

這女賊,好不講理!做賊也罷了,真是猖狂!」



「去你的,什麽小偷小賊的,睜大你的狗眼看看,我是唐家堡的人!我爺爺

可是唐門總舵主唐幹」少女驕橫的的叉腰得意道。



「啊,是府裏來的小姐呢,失敬失敬。」景天點起油燈,仔細打量著眼前的

少女,瓜子臉,皮膚白皙,個頭呢隻比自己矮一點點,身材卻是凹凸有緻,前凸

後翹,大腿更是修長渾圓。



「你狗眼那裏看哪!」少女注意到男孩眼中的驚豔之色,不禁有些得意。



「不知唐大小姐,深夜拜訪,是要找什麽東西,我或許可以幫忙呢」景天收

回眼光,抱拳問道。



「那個,你看~這個是爺爺最喜歡的紫砂壺,可惜被我不小心打碎了蓋子,

我要找個一摸一樣的配上。」說著少女從手中竹葉織的袋子裏取出一個茶壺來。



「啊!這種海棠紅很少見啊,一定是出自名家之手,等等,我可以想辦法黏

上她。」景天接過少女手中的茶壺,仔細端詳起來。



就在這時,地面忽然震動了起來。「不好!地龍動了!」少女一個不小心沒

站穩,一下子撲到在景天身上,景天也被帶倒在床上。一陣香風撲面而來,景天

急忙伸手抓去,卻感覺入手處鼓鼓漲漲,用力一捏,更是柔軟。少女啊的一聲叫

了出來,景天意識到自己抓在哪了。跟更爲要命的是,二人身體摩擦。令景天陽

具急速膨脹起來。少女也感覺到小腹被一根棍子頂的酥麻,惱羞之下,正欲爬起,

卻又被地震晃動再一次帶倒。



一個鍾頭後,地震停了。少女嬌喘籲籲的爬起,急忙整理其衣服來。「剛才,

那個……」景天抓耳撓腮不好意思道。「你這個混……啊!你受傷了」少女本欲

破口大罵,卻看到景天胸口被割傷一個口子,卻是自己胸口掉出的飛刀所傷。



? ? 「嗨,沒事,不疼。」景天無所謂道,畢竟剛才可是占了女孩便宜。



? ? 「可……那上面有蝮蛇毒呢」



? ? 「什麽!完了完了……想我景天才二十不到,難道就這樣要去了麽……我還

是處男啊」景天大驚道,照他的理解,唐門奇毒,那應該是七步必倒的劇烈,想

想自己連女人都沒上過,不禁一陣沮喪悲戚。



「放心,這種毒毒性不怎麽大的,這樣好啦,你幫我把茶壺弄好,我回去找

解藥,明天城西璧山小樹林見!」少女不在意的說道。聽到自己性命暫時無憂,

景天也不那麽緊張了,見少女要走,急忙追問道:「等等,你叫什麽啊……」「

雪見!唐雪見,虧你還是永安當的人,連唐家堡大小姐的名字也沒聽過,可真孤

陋寡聞」少女撇撇嘴,漸漸走遠。



大清早起來,景天先是迅速將紫砂壺補好,本欲立刻去找雪見,卻被趙文昌

找去鑒定幾件文物。



這時,唐家堡,雪見走進了藥房外間開始找起解藥。「蝮蛇毒,唔,是這個

了~」雪見拿好解藥,正欲出門,卻聽見隔壁內間一陣說話聲。「別急啊,哎,

叔叔你慢點,扯爛了我一會怎麽出去見人」雪見不由的好奇起來「這麽早,還有

人來內間」她走過去,透過門縫向裏看去,卻見室內一對男女正抱在一起接吻,

男子一邊親著嘴,一邊用力拉扯著女子衣服,雪見看得面紅耳赤,待二人轉過頭

來,卻不由得捂住嘴心中驚呼一聲,這男子是雪見五叔唐離,而和他歡好的女子

卻是二叔的女兒唐柳眉。唐柳眉褪下上衣後,唐離望著那碩大雪白的奶子,呼吸

粗重,一嘴叼上一隻奶頭吸得茲茲有聲,右手更是不安分的搓揉揪捏把玩起另一

隻奶頭。片刻之後,唐離脫下長褲,隻見一條棕色肉棒上下跳動,擊打著唐柳眉

的臉頰。唐柳眉風騷的瞥了唐離一眼,挽起發絲,小嘴一含,吮吸起來,唐離舒

服的呻吟了一聲,雙手抓著唐柳眉的頭,劇烈運動起來,雪見紅著臉本欲離開,

無奈好奇心卻促使她的腳步一動不動的杵在那裏,而後唐柳眉雙腿跪在在椅子上,

雙手扶著椅背,唐離扶著唐柳眉的腰,將陽具狠狠的插了進去,瘋狂抖動起來,

頓時室內嬌啼綿綿。



? ? 唐柳眉一邊咿咿呀呀的呻吟著,一邊催捏著自己的乳頭,雪見望著二人如癡

如醉的狂態,呼吸也跟著沈重起來。長時間站立加上大腿間酥麻的熱流,她忍不

住朝後伸了伸腿,正欲疏松下小腿肌肉,卻不料踢倒了身後的一個陶罐。



「誰在外面!」唐離面色一緊,大聲斥問道,他迅速拔出陽具,抓起放在腳

邊的長劍,光著下體沖了出去。雪見自知踢倒那陶罐,暗叫不好,正欲奪門而逃,

不料唐離反應比她更快,才跑到門口,便被唐離狠狠抓住了肩膀,又拉了回來。



「雪!…雪見侄女!……」唐離見到雪見一臉驚慌的樣子,不由得頭痛起來,

他方才以爲是下人誤入密室,想著追上去哪怕殺了人也罷,不能讓自己的醜事傳

出去,卻不料看到他二人醜行的是家主最爲寵愛的雪見,一時卻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

「我道是誰呢,原來是阿妹在那裏偷看姐姐的好事呢,妹妹若是好奇,何不

妨讓你五叔教教你這男女之事的情趣。」唐柳眉穿好襲褲短衣袅袅婷婷從內室走

出,一邊隱晦的示意唐離。



「啊!時間不早了,五叔我還有事先走了,唉呀。」雪見暗叫不好,正欲開

溜,雙手卻被唐離緊緊抓住。「乖丫頭,別走啊,讓叔叔好好看看你」唐離讀懂

了唐柳眉的意思,要讓雪見閉嘴,隻有讓她成爲共犯才是最保險的,另外雪見本

身氣質就上佳,和唐柳眉苟合不過是個意外,但事情到了這一步,索性就破罐破

摔,就算事情敗露,能玩到這個美貌絕色,性格活潑的侄女也算保本,而且他清

楚雪見被他奸淫後八成會藏羞瞞下此事。想著,大手將就開始摸向雪見雙乳。「

你,你這個老禽獸,畜……啊!救命,啊」雪見驚恐的反抗了起來,高聲呼救,

唐離嚇了一跳,急忙點了她的穴,雪見頓時感到渾身無力,唐離又扯下雪見腰間

的紗帶,塞入她口中,然後二人一起將雪見拖入內室中。



室內,雪見被二人扒的精光,她皮膚如同幼女般光滑,一對乳房呈梨形,乳

暈粉紅。讓二人驚訝的是,雪見下體竟是光溜溜一邊,兩片大陰唇光滑飽滿肥厚

白皙,翻開大陰唇,鮮